您尚未登录,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! 登录 | 注册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5742|回复: 21

[ 原创 ] 我们玩的不是dota,而是一种情怀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4:48 |显示全部楼层
记得我刚接触dota是在大一下学期,那时我还在玩一款号称“三亿鼠标枪战梦想”的游戏—CF。高二开始接触CF,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,那时候学习紧,大家都在紧张备战高考,每天5点半起床,直到10点才能结束。
就是在这样一种高压环境下,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种被压抑到极点,希望狠狠释放的冲动。从周六下午放学的那一刻,下课铃声响起,肾上腺素瞬间飙升,冲出校门,骑上自行车,飙到网吧门口,停车,上楼,每一刻都在高速运转中进行,“老板,办一张通宵卡”,选机,开机,带上耳机,那一刻,才觉得自己彻底从那该死的学习状态中逃离出来。接着就是无休无止的战斗,从进入游戏的那一刻起到网吧语音提示通宵时间结束,一抬头,才发现天亮了,满脸油光,浑身烟味,于是乎,头昏脑胀的骑着自行车回家,洗澡,睡觉,一觉到下午4点,又急急忙忙开始了下一星期的循环。
仔细回想那时候,真的是CF那么好玩吗?自己真的已经入迷到这种程度了吗?其实我觉得绝大部分是备战高考阶段实在太过压抑,导致希望从每星期唯一仅存的一点时间里,疯狂堕落自己,证明这时间是属于自己的,力求从压抑和释放中找到平衡。
一不小心扯远了,抱歉,接下来就说dota。
(PS:我不想只是单纯的讨论dota这款游戏,我希望是以一种方式记录自己与dota的故事,就像很多和我一样还坚守在dota1的玩家:我们玩的不是dota,而是一种情怀)



已有 2 人评分金币 灵魂 收起 理由
闰土使钢叉 + 20 + 20
装逼的剑客 + 10 + 20 原创的

总评分: 金币 + 30  灵魂 + 4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5:24 |显示全部楼层
我还沉浸在“突突突”的世界里不能自拔的时候,寝室的小文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晚上提出:“诶,我带你们打dota吧?”
只有小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,随即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,开始**一个叫“war3”的游戏,打开界面,进入游戏。
“这屎一样的游戏画面能有我大CF好玩?”我心中只有这个念头。
小文和小马却玩的乐此不彼。
那时候寝室只有小马一台电脑,因此玩啥游戏完全他说了算,我和小文还没电脑之前,都是过着网吧夜游神的生活,因为网吧白天2元1小时,而通宵只要8元,为了省钱,每到晚上8点,我和小文都心照不宣:“上班啦,兄弟”,“出发”。
还没上大学之前,我一直都有在YY自己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,校内高端大气的教学楼,道路两旁绿荫葱葱,各种看了让人流口水的靓妹;校外车水马龙,五光十色,一切充满大城市的气息。意气风发地加入各种社团,牛逼轰轰地干出一番让人刮目相看的事迹来,在学校的历史长河中烙上一块深深的印记,要是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爱情那就更好不过了。
现实是:
“这他妈不会把我卖了吧,怎么学校大巴越走越偏僻,野鸡大学吗,好歹是本二啊!”
“终于到了,这红尘滚滚,黄土飞扬的,这是大学?”
“接我的不该是身材娇小、可爱迷人的萝莉学姐吗,或者御姐也行啊,这抠脚大汉是谁?”
“宿舍里中间拼起来的四张大桌子是啥,打麻将也不用这么大吧,劳资在宿舍走动都得横着。”
果然,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”
而碰到的第一个室友D,见面的第一句话“兄弟,来,抽根烟。”
“额...我不会。”
“没事,兄弟,不会可以学啊,这个一学就会。”
“好,谢谢。”
刚结识的两个人就是这样,一个热情洋溢,一个谦谦有礼。
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十年烟崖。——这逼是人生障碍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5:43 |显示全部楼层
大学生活是矛盾的,既多姿多彩,但也无聊透顶。
就像现在,我和小文坐在烟雾缭绕的网吧里,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不能自拔。
当然,我玩的还是“突突突”,他玩的是dota。
在经过了数个相似而又不同的夜晚。
“带我搞一把。”又一次被爆头之后,我突然来了一句。
“行啊,终于想通了。”
那时候,VS对战平台已经落寞,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开始用11,而更菜一点的则用浩方。
而我和小文属于最菜的那一种,连浩方都不敢去,直接开地图打AI,用小文的话就是“浩方里面太强了,连我都只能勉强不被喷。”
于是,小文就成了我第一个dota师傅。
“你看,一进游戏,你得先选一个英雄,有力量英雄、智力英雄、敏捷英雄。”小文用鼠标点着屏幕上的小房子。
“哪个英雄最屌,我就用哪个。”
“没有最屌的。”
“那哪个英雄最帅?”
“应该是卡尔吧。”
“可是我觉得这个很帅啊。”无意间,点到一个带着海盗帽,沧桑而又坚毅的脸,特别是那标志性的大白胡子,简直不要太帅。
“这个是船长,要不,你就用他吧。”
于是,我的第一个英雄就是船长,也叫coco,后来我的微信名也叫coco。

[发帖际遇]: 一个dotaer 被好心的路人赏了一颗吃树,战斗力大大提升 2 灵魂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6:08 |显示全部楼层
“你先想个游戏名。”小文指着游戏画面。
“百撕不得骑姐。”看着他名字,我一脸鄙夷。“你他妈要不要那么猥琐啊?”
然后我打上“阴小湿大”——“哇靠,牛逼。”
“你看,这边泉水里的小人叫商店,可以在他们身上买到装备,一个英雄只有6个格子,所以只能买6个装备。”小文点着每个小人过了一遍。
“那哪个装备最屌,我就买哪个啊。”
“买装备要钱的啊,你看,上面金币就是你现有的金钱,金钱可以靠补兵,推塔,杀人获得。”小文无奈的解释。
“哦哦...卧槽,这随便一个装备都这么贵,我现在就才600多块。”
“所以啊,你要去补刀和推塔啊。”
“那这个游戏怎么样才算赢啊。”
“把对面的塔全推了就赢了。”
熟悉基本的操作之后,我信心满满的和小文来了一把solo。他选的沙王,我选的船长。
在N次被他插死之后,我做了一次大胆的决定。“劳资打不过你,还打不赢你吗?”
一出兵,买了双鞋,绕过那只恶心的蝎子,直蹦高地。“这游戏不是推塔就赢了吗,玩游戏靠脑子才好使,嘿嘿...我太TM机智了。”
天灾军团杀死了阴小湿大。
“你在干嘛?”小文一脸黑线。
“妈的,这塔这么屌的吗,那怎么推?”我一脸疑惑。
“废话,要是这么简单叫什么游戏啊,你要打钱,升级装备,然后配合小兵一起推塔啊!”
“哦哦,那我和你一起打AI吧,你太屌了,我打不赢。”
“说的也是,带你躺赢几把。”
在输了一晚上的AI之后,小文表示我太菜了,连他都带不动,而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于是,我和小文在接下来通宵的日子里,从各玩各的,变成了并肩作战。不变的是,基本没赢过。
“诶,我们是不是该上网找一下攻略啊?”又一次基地被爆,我无奈的点起一支烟。
“也对,你要好好学一下出装和技能。”小文又一次把锅甩给了我。
打开百度,输入dota,立刻跳出无数网站,U9?恩,就这个了。
找到英雄攻略。“哦哦,原来是这样出装的啊”像发现了藏宝图一般,“原来船长标记是这么用的啊,难怪我技能一直打不到人。”
而小文也终于知道沙王是要出跳刀的。
慢慢地,我们打AI再也不会如摧枯拉朽般,起码能保证五五开。
而且也开始有了配合,“我跳插他们,你水接船。”“好!”
百撕不得骑姐完成了三杀。
百撕不得骑姐已经超越神的杀戮。
“为啥每次都是你的人头啊?”我看着自己的数据0-5-12。
“这个是技术问题,以后你就懂了。”小文一脸得意。
“哦哦,你每次插完的时候,地板都会一震一震的,好帅啊。”
“那是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6:37 |显示全部楼层
“boom!”随着一声巨响,冰封王座轰然倒塌。
“诶,感觉打AI好没意思啊!”在连胜电脑N吧之后,我有点索然无味。
“要不我们去虐浩方?”小文提议。
“就是干!”
那时候的浩方经常凑不齐人,得等很久,9个人等10分钟也是常有的事,等待的过程总是那么漫长,房间里也总是充斥着暴躁与焦急。
“九爷等一孙”“秒退死全家”“开了开了,对面的菜狗别跑”
游戏就是这样,在这虚拟的世界里,你可以尽情发泄现实生活中所遭受的委屈,用尽任何你能想到的污秽语言表达自己的不满,反正没人知道你是谁。
“—ap”
阴小湿大选择了舰队统帅。
百撕不得其姐选择了沙王。
“哇,可以,这把稳了。”看着我和小文前两手首选,队友信心满满。
鸡鸣,出兵。
“哇靠,果然大神,直接鞋子出门。”队友又一次表达了即将躺赢的喜悦。
十分钟之后。
“你们两个菜狗,不会玩就滚,傻逼玩意儿。”
幻影刺客退出了游戏。
“还首选,选NMB。”
撼地者退出了游戏。
还剩下一个恶魔巫师。
“诶,还有一个没喷我们的,看来我们也不是菜到千夫所指啊。”
“他挂机了。”
“哦哦,那我们下把吧,这把发挥失常了。”
“...”
在队友秒退N次之后,我和小文面面相觑。
“那个...我们还是打AI吧,还是打AI有意思。”我决定从AI那里找回自信。
“有道理。”小文也被喷的有点怀疑人生了。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,我和小文每天就在吃饭、睡觉、打AI的循环里乐此不彼,偶尔自认为技术提高了,就去浩方接受一次洗礼。
[发帖际遇]: 一个dotaer 已被破三路高地,即将出动超级士兵 灵魂 猛跌 3 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7:23 |显示全部楼层
大学,所有莘莘学子的象牙塔。
可以说,我们从开始上学的那一刻,就是为了这个圣地而奋斗。
此刻的我,就坐在道路旁的板凳上,和小文、小马感受这充满智慧的大学气息。
“诶,看,那边那个,这腿我能玩1年。”小文忙不迭以地指着远处走来的妹子。
“哇,那个那个,真TM胸,吃啥长大的。”小马更夸张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“诶,你们天天这样看有啥意思啊,有本事找一个去。”对这两个猥琐男,我感到十分鄙夷。
“你别逼逼,有本事你先找一个。”
“呵呵,劳资院队当家控卫,要找分分钟。”面对这两逼的激将,我瞬间表示不服:“只是劳资现在不想找而已,妹子哪有游戏好玩。”
“你就别扯蛋了,你也就在学院能威风一下,可就咱院那群歪瓜裂枣,就算关了灯我都下不去嘴。”小马一拆穿,我立马点烟,不置可否。
“算了,算了,回去打dota吧。”小文提议。
“走,战斗、战斗。我跟你们说,昨天我发现了一个新英雄,吊的一逼,那技能,那一棒子,比你们两个加起来还粗。”小马又在那吹了。
起身,回寝室。
那时候我和小文也已经买了电脑,我买的笔记本,感觉方便,小文则为了有更佳的游戏体验,买的台式。
说起买电脑这事,我就郁闷。
坐两小时车程到市区数码商城,自认为砍价牛逼,以一个让商家血亏的价格拿下的笔记本,拿回寝室连打dota都卡,真是日了狗。
寝室里,我和小文、小马正守着高地,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,小德突然冲进“诶,我们院要和机电学院举办联谊晚会啦。”
“退了,洗澡去。”
沙王退出了游戏。
“你MB,什么鬼,高地都快没了,突然洗澡干啥?”我正操控船长,准备来一个完美水船。
“联谊啊,有妹子啊!”小马喊道。
撼地者退出了游戏。
“人在塔在。”
边说着,我边操控船长去送。“算了,死了,洗澡去。”
[发帖际遇]: 一个dotaer 圣剑被对面打掉了 1 灵魂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7:45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就这样被你征服,切断了所有退路....”小马此刻正一边对着镜子拨弄头发,一边哼着歌。
“行啦,你那是板寸,弄毛发型啊。”我挤开小马,拿着吹风机“劳资的刘海才需要好好打理。”
“哟哟...就你那一头鸟窝,形状卷的跟Y毛一样,还刘海。”小马回击。
“劳资这叫fashion,懂不?”小马懂个JB,这是劳资花300大洋新做的发型,虽然是被学校理发店那龟孙店员忽悠的,那好歹也是花了钱的。
“吱...”MD,怎么停电了?
“卧槽,哪个煞笔把变压插座换了?”
宿舍的电压只要用上大功率的电器一律断电,听说是因为以前有个妹子用电热棒没拔,结果把宿舍给烧了,然后学校就把宿舍的电压全部调成现在这B样。
不过“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”,学校周边杂货店,全是卖变压插座的。
“宿管阿姨今天查寝,被没收了。”小德说道。
宿管阿姨也不傻,每次查寝都会格外关注哪个寝室在用变压插座,一经发现,全部没收。
导致我们三天两头的往校外杂货店买,卖插座的老板问是不是质量不好,我们说:不是不是,是我们宿管阿姨就好这口,就喜欢您这的插座,又大又粗。
“那咋办?小文,去通电。”小文是我们寝室长,通电当然找他。
“MD,为毛又是我?”小文不想背锅。
“那不是阿姨就喜欢你这一类的吗,我们哪个去不是吃瘪?”小马说道。
“就是就是,你忘了上次断电,小马下去找阿姨,回来时候的表情跟被阿姨睡了一样。”我补充道:“你一出马,分分钟来电。”
“那是,谁叫哥长得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的。”小文直接撩了一下额头前的几根毛“不是我吹,哥小的时候,长得那叫一个水灵,就宿管阿姨这个年纪的,见我都要抱过去亲一口。”
“是是是,这都是当年我姿势摆的好,才能生出你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帅哥。”
“滚JB蛋。”
过了几分钟,小文脸臭烘烘地回来了。
“电呢?”我问。
“阿姨今天可能来大姨妈了,把劳资臭骂了一顿,还说不写检讨不给电。”小文说道。
“不能吧,阿姨这年纪,大姨妈早死了。”
最终,大家一致认为谁弄断电,谁写检讨书。
于是,我只能拿着检讨书去找宿管阿姨。
刚一进门,就看到一个妹子在那撒娇:“阿姨,我们寝室断电了,帮帮忙。”
忘了说了,我们是男女混寝。当然,不是一起睡,一二三楼男生住,四五六楼女生住,楼梯也是分开两边走的。
看这妹子,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的T恤,露出个大白长腿,一看就是刚洗完澡用电吹风断电的。
“阿姨,我也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就断电了。”妹子说着,往阿姨怀里塞了一盒东西“阿姨,这是我姐姐从国外带回来的饼干,可好吃了,您拿去尝尝。”
“最近电路是有点问题,突然停电也是常有的事,别急,我给你通电去。”阿姨一脸和蔼,笑眯眯的起身。
卧槽,这都行。
“阿姨阿姨,我们寝室刚刚也是突然断电的,您行行好,一并通了吧。”我忙说道。
“哦,你检讨书写好了?”阿姨瞬间变成巫婆脸,瞟了我一眼。
“您刚刚不是说最近电路...”
“我说的是女生寝室,你们男生寝室没问题,出了问题就是用电器整的。”
“...”
MD,明明就是同一栋楼,分毛电路,劳资没饼干,但有新鲜的野生蛋白,比饼干有营养多了,要不?
[发帖际遇]: 一个dotaer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,被赏金猎人gank去了 1 灵魂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8:19 |显示全部楼层
交了检讨书,总算来电了。
经这么一搞,当我们一行人赶到联谊晚会现场的时候,已经开始有一小会儿了。
“还是外院的妹子给力。”小马此刻一双贼眼东张西望“看看别人,这身段,这长相,啧啧啧...”
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别院的节目不是唱歌就是跳舞,该露的露,该扭的扭,无时无刻不散发出青春荷尔蒙。
再看我们院,小品?相声?你妹的,这什么鬼,春晚呢?
“为毛主持人都是机电的,咱院咋没派人?”小德问道。
“咱院女生有那资质吗,你看看咱院女生,腿都比人家腰粗,上去主持谁看,你看啊?”我回道。
“女的不行,男的凑啊,你看小文的腿就不错,又长又白,穿个丝袜绝对也不比那主持妹子差啊。”小马说着还舔了一下舌头。
“滚NM。”小文抬起就是一脚。
这两B,一个高瘦,一个矮胖,典型的“老夫子与大番薯”。
“下面有请机电学院小迪为我们带来歌曲《XXX》 ”
具体什么歌我真记不住了,只记得是一首情歌。
她当时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,一条蓝色牛仔裤,干净、清爽,典型的学生打扮。齐肩短发,有点婴儿肥的脸上一双大眼睛,清澈,纯洁。
背着一把大吉他,和瘦弱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就这样安静地坐在舞台中央,身背吉他,垂着眼睑,边弹边唱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,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唱的全场寂静无声,我心里当时就两个字——女神!
“这妹子...哪届的?”我看呆了。
“卧槽,你喜欢这种类型的?”小文表示惊讶“这完全小清新啊!得,我帮你问问。”
“快去。”我依然目不转睛。“我感觉我恋爱了。”
过没几分钟,小文回来了。
“这妹子和我们同一届,而且...”小文面露神秘一笑。
“而且啥?快TM说啊!”我急不可耐。
“这妹子和你是老乡。”小文拍拍我肩膀“兄弟,这情报花了劳资1个G的硬盘,你看着办吧。”
我擦嘞?老乡?我咋不知道,我还以为只有我这种脑残才会大老远跑来读这么一个破学校。
“行了,明早食堂一楼,随便点,甭跟我客气。”我对小文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“妈卖批,食堂一楼早上全是馒头。”
晚会结束,我和小文、小马商量着对策。
“直接上去搭讪要号码,你是站着撒尿还是蹲着撒尿就看这一回了。”小文怂恿。
我犹豫着。
“快点,要不人都走光了。”小马催促。
“别逼逼,不就搭讪吗,我先酝酿一下不行?”
MD,劳资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找女生要过号码,表面淡定,心里实则慌得一逼。
等着女神走出会场,我脚上像灌铅一样,一步步挪了上去。
“美女,你好!”脸上挂着自认为迷人,实则尴尬一逼的微笑。
“嗯?你好!”小迪抬头,脸上挂满疑惑。
Oh—My God,这眼睛也太美了吧,清澈到似乎可以让我看透一切。
麻痹,腿不能抖啊“那个...你好,听说你是盐城的是吧?”
“恩,是啊!”卧槽,这声音,好软。
“哦哦,我也是,好巧啊!啊...哈哈。”腿还在不自觉的抖。
“哦哦,你盐城哪的?”这微翘的樱桃小嘴我也好喜欢。
“就在盐城XXX。”为了缓解紧张,抬手挠头。
“哦,我妈也是那里的。”原来岳母大人和我同一个地方啊。
“那个...这里碰到老乡不容易,能给我留个电话吗。”我TM在说啥?这是什么蠢理由。
“哦,好。”
拿到联系方式,用最绅士的方式再见——招手,要多白痴有多白痴。
“拿到号码了?”小文问道。
“那是,哥们儿dota不行,说到泡妞,那是你们祖师爷。”其实内心还久久不能平静。
“吹吧你就,赶紧走吧,再迟就熄灯了,劳资还要玩一把dota呢。”小马催道。
“诶,你们就不想听听劳资是如何风卷残云般拿下的?”
“没兴趣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8:40 |显示全部楼层
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追妹子中不能自拔。
“这个追妹子啊,在下倒有一技,不知当讲不当讲”小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“快说、快说。”这逼最近看武侠看傻了吧,还在下在下的,咋不练葵花宝典呢。
“现在的妹子都是欲拒还迎的,你该晾她几天,让她主动来找你。”这话听着有点道理。
几天之后。
“妹子联系你没?”小德问道。
“联系个毛,跟人间蒸发一样。”这逼果然不靠谱。
“那就是还没到点,再晾几天试试。”小德说道。
“哎,你别尽出馊主意了,自己都一小处男,还当军师。”小文说道“要我说,直接和妹子说,劳资这有几个亿的项目要做,有没有性趣。”
我日,这群都啥人啊,靠谁都不如靠自己。
拿起手机,发信息:老乡,加个QQ呗?
于是,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开始和小迪在QQ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。
发个自认为牛逼的帅照或者内涵的说说,期望对方能注意到。
偶尔小迪回复了某个动态,自己就跟吃了春药一样兴奋。
喜欢一个妹子就是这样,患得患失。
比如你喜欢一个妹子,你就会特别注意妹子的一举一动,偶然间的对视,你会认为她在偷看你;无意间的普通谈话,你会去咬文爵字,深怕遗漏掉任何暗示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这妹子也是喜欢我的。
而我,当时就是这种状态。
于是,在某一个晚上,我鼓起勇气发了一条信息过去:小迪,我喜欢你。
在等待回复的过程中忐忑不安。
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震动了:对不起啊,我有男朋友了。
没错,这就是我大学生活里第一个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故事。
我也想把这个故事写的惊天地泣鬼神,但抱歉,我又没有主角光环,我写的是生活,不是小说。
消沉了几日之后。
“我决定了!”我大声说道。
“决定啥?”小马问。
“从今天开始,我要戒烟戒撸戒dota,和你们这群B彻底断绝关系。”我说的慷慨激昂“我要变得优秀,让小迪弃暗投明。”
“哦,这话你好像上个月,上上个月,上上上个月说过了。”小文一脸鄙夷。
“我这次是认真的!”
“哦,这话上个月,上上个月,上上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。”小马说道。
“哦,这样啊,那算了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60

积分

第一滴血

Rank: 1

帖子
25
金币
156
胜场
0
灵魂
172
在线时间
10 小时
发表于 2018-7-17 09:58:54 |显示全部楼层
“COCO,对面有炸弹,你买个反隐。”
“好。”
阴小湿大**了显影之尘。
“我去NM,真是SB,劳资早就想喷你了,30分钟就一个草鞋、魔棒、TP。”屠夫在这一刻终于爆发,“菜就别出来坑你爹,菜狗东西。”
玩家以德服人退出了游戏。
曾经有个大神说过:辅助只要做好该做的事就行了,穷点没关系,越穷说明越敬业。
很显然,我只听懂了后半句。
“劳资是辅助,有啥办法?”我转头问小文,“再说,我不是买反隐了吗?”
“就是,退个毛。”小文也表示不解,“算了,下一把。”
退出,进主。
以德服人进入了房间。
“开了,开了”主机公屏上打着。
“主机,等等。”我说道。
“怎么了?”
“10楼秒B。”
“没错,上把才秒。”小文附和着。
以德服人被踢出了房间,伴随着还没说完的“我CNM...”
让你喷劳资,傻逼东西。
“MD,一个晚上就赢了一把”小文此刻正嚼着手里的煎饼果子,“还是对面退了3个的情况下。”
“诶,我有一个办法,能让咱的胜率提高到50%。”我面露神秘一笑。
“啥办法?”
“我去对面啊。”
“NB。”
然后,我和小文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卧底生活。
而且最关键的是我再也不用害怕被抓了。
“对面船长是图逼。”
“呵呵,菜狗,开图SQJ,意识,懂?”
不知不觉中,大一就快结束了。
“下星期考试,你们复习了吗?”小德为准备考试,正埋头苦读。
“MD,别人考试之前是复习,咱们考试之前是预习。”小文拿着崭新的书一脸懵逼。
大学考试前的一个星期,宿舍是不熄灯的,那几个夜晚,无论你凌晨几点进的宿舍自习室,总是人齐,学习状态比高三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我虽然打游戏作弊,但考试绝对靠自己,从不抄袭,这是作为学生起码的操守。
周围依次坐的是小文、小马、小德,抄个毛。
大一结束,伴随着我们寝室全军覆没的悲剧。
[发帖际遇]: 一个dotaer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,被赏金猎人gank去了 3 灵魂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发布主题 !fastreply! !return_list!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

GMT+8, 2018-9-24 16:34 , Processed in 0.17507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回顶部